人们对此又怎能不充满担心呢?更何况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09 16:18    次浏览   

可以想象,不同行业领域的群体,在围绕职业病的认证与维权中,将面对不同场域的权力,不同方面的知识认证,不同力量的资本以及更为复杂的制度环境。在这样的语境下,个体的力量是何等孱弱不难想象。任何一道门槛都有可能堵死公民伸张正义的途径,难道说还要再付出更多像张海超这样惨烈的代价,来实现个体维权吗?更重要的是,即便是像“开胸验肺”这样孤立的个案解决,也还是停留在舆论影响的临时化、特殊化状态,那种“特事特办”的美好幻象中,背后仍然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虚无治理。

备受社会广泛关注的“开胸验肺”事件有了最新进展,划开自己胸口进行求证与控诉的河南农民工张海超被官方确诊患尘肺病。在此之前,卫生部曾派专家督导组赶赴河南,郑州市也成立“张海超事件”小组,随后,职业病防治专家通过缜密科学的诊断复诊,最终确认张海超患尘肺病。(据7月27日新华社电)

在卫生部门与当地安监、劳动、监察、信访、工会等部门组建“张海超事件”小组联合干预之下,一个更为真实与权威的官方结果产生了。而这个官方结果否定的,恰恰就是原来那个具有合法性的错误诊断。“开胸验肺”悲情叙事走到这一步,其实没有任何胜利的色彩,只是在鲜血映照之下,让公众看清职业病已经真真切切在这片土地上烙下沉重的暗影。

从张海超个人维权遭遇的尴尬来看,当前一个职业病人的维权,必须面对权力、知识、资本、制度等重重围困。比如,首先就是要得到地方职业病防治机构的权威认证,而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却公然给出错误结论。尽管现在对这种错误诊断尚没有证据显示是与资本勾结有关。但是,在一个资本渗透无处不在的年代,人们对此又怎能不充满担心呢?更何况,依据现行的职业病防治法规,要获得职业病患者的身份,就必须由所在单位出具相关证明。绕过用人单位的职业病诊断,结果也就失去了合法性。

那么,现在对于这个“开胸验肺”的最新结果,我们必须看到职业病防治中隐藏的社会文本。在一个人的张海超背后,站着的还有无数深受职业病威胁与危害的人,其中可能就有我们自己。如果还是不能真正唤醒制度良心,真正使《职业病防治法》、《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之类的法律制度实现理性转身,来加大相关问责力度,护佑这个国家每个公民都不再深受职业病威胁与危害,“开胸验肺”的结果也就不可能带来社会的普遍正义。□单士兵

可以肯定,张海超命运会迎来重大的转身。在真心祝福张海超能够获得身体的痊愈,获得心灵抚慰的同时,恐怕公众最大的期待,就是以这一个人的悲情命运,来真正唤醒制度良心,推动相关制度改革,荡涤掉职业病在公众身心留存的沉厚暗影,真正驱散“开胸验肺”淤结在公众内心的苦难与伤痛。那样,才是属于所有人的胜利。而要实现这样的期待,又将面临怎样复杂的博弈呢?

这样的结果,实在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此前早就有多家医院将张海超诊断为患有“尘肺病”。只不过,由于这些医院不是官方指定医院,相关诊断结果也不能给予其职业病受害者的身份认证。遗憾的是,法定的职业病诊疗机构———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又给出不同的结论。没有资格,也就没有权威。然而,有资格却又给出错误结果,这种吊诡与无奈,最终逼着这位农民工演绎出一段“开胸验肺”的悲情。